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企業勝經 » 正文

三菱集團 存活140多歲的基因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2-08-07  來源:《英才》雜志   作者:崔玲  瀏覽次數:520
核心提示:很久沒有在海外大舉擴張的日本企業,近來有所舉動。6月25日,澳洲最大的乳制品公司邁高公司宣布,將旗下的塔州乳制品加工公司24%
  很久沒有在海外大舉擴張的日本企業,近來有所舉動。

    6月25日,澳洲最大的乳制品公司——邁高公司宣布,將旗下的塔州乳制品加工公司24%的股份出售給了日本商業巨頭三菱集團。目前,邁高公司每年加工牛奶30億升,相當于澳洲乳制品產量的1/3,也相當于全球乳制品生產總量的約10%.如此大手筆顯示,三菱集團進軍食品行業的動作頗大。

    即使再不關注品牌的人,對三菱的標志也不會陌生。這個具有140多年歷史的家族企業,涉獵銀行、采礦、房地產、汽車、輪船、電器等領域,經營范圍之廣,令人稱奇。如今,這家傳統的重工業企業,又將觸角延伸至了食品行業。

  究竟是什么樣的原因,讓三菱集團決意邁出這樣的發展步伐?又是什么樣的歷史機緣,成就了三菱集團今天的偉業?

    戰爭奠定家業要追溯三菱集團的歷史,不妨從眾所周知的三菱標志開始。

    三菱的標志源于兩個部分:“mits”表示“三”,“bishi”表示“菱角”,是當時巖崎家族的族徽“三段菱”和土佐藩主山內家族的族徽“三柏菱”的結合。

    與其他家族企業不同,曾經發展為日本“第一財閥”的三菱集團并不是巖崎家族白手起家打造的,而是巖崎彌太郎從政府手里接管過來的。

    故事要從巖崎彌太郎的經歷說起。1834年,彌太郎出生在一個“地下浪人”家庭。這樣社會下層的身份,刺激了彌太郎為改善社會地位而不斷奮發圖強。

    日本地少人多,擁有可耕作的良田是各級政府夢寐以求的事情。或許,商人的才能是天生的。一日與弟弟垂釣,面對著寬廣河面的彌太郎突發靈感:如果能在河岸筑堤,攔河造田,一方面能夠抵御洪水,一方面還能增加良田。有了這個想法,巖崎兄弟倆立即將申請方案向本藩郡公報批,并很快獲得批準。1864年,攔河造田大功告成,當年即獲糧、棉豐收。自此,河邊幾百公畝的田產給彌太郎帶來了豐厚的收入,甚至為他撈到了“政治資本”:因造田有功,彌太郎被任命為高知城奉行所的下級官員。明治維新后,又被從長崎調至土佐藩的開成館商會,任命為開成館代理干事。  明治維新后的日本社會推崇商業。新政府認為,藩營事業會擠壓民間企業的生存空間,決定廢止藩營事業。在這樣的歷史契機下,1871年,彌太郎完全接管了政府經營的“大販商會”,以“九十九商會”作為自己的商號,將商會里的船買下,開始經營大阪-東京、神戶-高知的海上運輸業。這些船上的標志,就是今天的三菱標志。1873年,彌太郎將商會改名為“三菱商會”。自此,他徹底脫下官服,本著“以在野之心”的誠信精神,專心從事海運事業。

    成立之初的三菱商會規模不大,不及三井商會,但憑借著良好的信譽,彌太郎給自己的事業奠定了一定的基礎。1873年,庇護三井商會的政治勢力失勢,三菱商會等到了翻盤的機會。1874年,日本出兵侵略臺灣島,彌太郎借機向內閣大臣請示承攬一切軍需輸送工作。為保障運輸,日本政府用771萬日元買下13艘汽船借給三菱商會,同時,將其競爭對手的18艘商船也無條件的借給三菱商會。此外,每年還給予三菱25萬元的補助金。

    1877年日本國內西南戰爭爆發,國務卿大久保利通決定,以15年分期貸款償還的方式,借給彌太郎345萬日元資金,購買10艘船,讓三菱商社全面協助軍事運輸。戰爭結束后,這些船被政府悉數送給了三菱公司。在西南戰爭的8個月時間里,日本政府用在船運上的費用高達1300萬日元,相當于戰爭總費用的三分之一,其中大部分被三菱公司收入囊中。當時,三菱擁有的汽船達到61艘,噸位高達35464噸,占日本全國汽船總噸數的73%,三菱公司一躍成為海上霸王。

    不過,為了遏制三菱集團的過分膨脹,明治政府嚴禁三菱發展海運以外的事業。但這不妨礙彌太郎的野心擴張,他以汽船為中心,將事業范圍擴大到匯兌業、海上保險業、倉儲業等。在三菱公司進行押匯的貨物都由三菱的船只來運送,由三菱負責保險,收在三菱倉庫之中,借此,三菱的匯兌、保險、運輸、倉儲等方面的利潤成倍增長。

    家族地位之戰19世紀80年代的日本政局動蕩不已,這直接波及了三菱集團的命運。1881年,三菱集團的支持者,也是當權者大隈重信被反對派排擠,被迫下臺,另一位彌太郎的支持者大久保利通也被殺。這意味著,明治政府內部已經無人能關照彌太郎的三菱。

    于是,三菱集團的形勢急轉直下,名譽掃地,在野的朝臣斥三菱集團是一夜暴富的國賊。同時,與三井集團息息相關的井上、同縣、伊藤等政治人物開始掌權。對彌太郎而言,捍衛家族地位的戰爭開始了。

    為了遏制三菱集團聯合下臺的官員糾集起來顛覆政權,1882年,明治當局計劃成立一家擊垮三菱公司的大海運公司。于是,由井上家族贊助,政府官員負責出面組織,一家規模空前的大公司——共同運輸公司就此誕生。在陸續吞并了幾家規模不大的帆船會社之后,共同運輸公司向英國訂購了最新式的船只,所開設的航線與三菱公司完全一致。彼時的《東京日報》對此有這樣一段描述:“兩家公司一起由神戶出航之后,為了搶先到達目的地,船員與船長都綁上頭巾,不計成本,拼命將煤炭鏟入火爐中,雙方都不肯認輸,在海上進行馬拉松賽跑。到達紀州藩時,火爐內的火力強到煙囪燒得赤紅,船員卻不因煙囪可取代火爐的暖氣而高興,因為,當時船內已達灼熱難耐之溫,由陸地遙遙望去,好像看到兩只火龍在競速一般,情況十分可怕。”

    為了客源,競爭可謂慘烈異常,兩家公司都不惜把船費降到不能再降的地步。在這種情況下,彌太郎將公司重組,裁撤冗員,削減開支以應對危機。這招著實有效。1884年,三菱公司每噸汽船的平均收入為100日元,而共同公司只有50元。雖說取得了表面上的勝利,但競爭讓三菱集團元氣大傷,不僅停運了香港至琉球的航線,所有的三菱兌換所也被迫停業。好在,共同公司也是損兵折將,其股票在1884年陷入毫無紅利的境地,持股人競相拋售。彌太郎抓住機會,秘密收購了這些股票,不久便控制了其過半的股權。當時的日本經濟十分頹廢,因此,為了提振經濟,由政府出面斡旋,1885年2月5日,兩家公司在運費、出發時刻、承包人、船員雇用等方面達成了臨時協定。

    但是,因為飲酒過量,積勞成疾,巖崎彌太郎在簽訂協定的兩天后撒手人寰。他的弟弟巖崎彌之助登上了三菱集團的權力頂峰。 彌之助曾在美國留學,善于用全新的思維方式謀劃公司的前途與未來。首先,憑借三菱集團在共同公司所占的股份,他大膽的將三菱商會的主體船運公司與共同公司合并,成立日本游船公司,并巧妙地使這個新公司的控制權轉到三菱人手里。

    船運公司剝離出去之后,彌之助開始大膽向其他領域擴張。他在多地買礦,同時致力于金屬礦業的經營,為了運營礦產,他還大量鋪設坑道和鐵軌,大膽運用新技術提高勞動生產率,最終,煤和銅礦業成為了彌之助時代三菱集團最大的收入來源。

    押寶礦產成功后,彌之助出人意料地將礦業收入反哺到造船業上,將長崎造船廠打造成為了“東方最大的造船廠”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日本政府放松了對三菱的限制,允許它往銀行業發展。彌之助抓住機會,很快在金融業站穩了腳跟。所以,從20世紀初開始,礦業、造船業以及銀行業成為振興三菱的三大支柱。彌之助以此為基礎,帶領三菱不斷向房地產、綜合商社、鐵路、電機、重工業、制紙等多個方面進軍。

    有評論稱,彌之助是明治中期經濟界人士中最現代化的經營者,他脫離了彌太郎時期的“官商”身份,舍棄過于專斷的做法,以組織人身份重新建設三菱,使原為“海上王國”的三菱轉為“陸上王國”,使新三菱成為龐大的企業聯盟。

    家族制度終結1893年12月,彌之助辭去三菱社長職務,將公司交給彌太郎的兒子巖崎久彌,令其擔任社長。同時,遵照彌太郎遺愿,彌之助“清算”家產,不僅將巖崎家在三菱中所擁有的權益,全部劃歸久彌,還讓彌太郎一支成為家族的本家,自己一支僅為家族分支——分支所分得的公共財產只有本家的四分之一以下。

    當時的全球商業世界是洛克菲勒、摩根等大資本家輩出的時代。順應趨勢,1893年,日本商法(舊商法)開始施行,三菱改組為合資公司。年僅28歲的家族第三代領導人巖崎久彌就任公司總裁。在其擔任三菱總裁的20多年,恰逢日本近代產業的興起與發展時期。

    巖崎久彌實現了公司各事業多元化發展。他更積極地收購各地礦山,于1905年在神戶新辦了造船廠。通過參與商業區建設,久彌進一步進軍房地產業,涉足焦炭生產業務,并在朝鮮半島北部從事煉鋼業務。

    1908年,為控制成本,巖崎久彌采取各項措施進行權限轉讓,其中包括授予各部門一定程度的可自由利用資本的權力。這種制度的推行最終導致三菱合資公司被劃分為銀行部、造船部、總務部、礦山部、營業部、煤礦部等8個部門,這正是今天所謂業務部制度的前身。這一階段被譽為巖崎家四代經營中“起、承、轉、合”過程中“轉”的部分,是三菱走向“組織化”的歷史轉折點。

    1916年,巖崎彌之助的長子——巖崎小彌太從堂兄久彌手中接過了三菱總裁的重擔,成為企業的第四代領導人。

    小彌太是三菱組織化的真正實現者。他上任伊始,就讓三菱的各事業部獨立,通過公開募股,吸收巖崎家族以外的資本。為加強對各項事業的控制,1934年,小彌太將原三菱的造船、重機械、飛機等事業部合并,成立了“三菱重工業株式會社”。之后,采用現代股份制,先后設立11家獨立的公司,每家公司公開出售一部分股票,而通過三菱總公司,小彌太對全盤事業保持了無可爭辯的控制權。二戰戰敗后,日本財閥被要求解散,三菱公司被分割成139個公司,且不許用“三菱”標志。但即使這樣,巖崎家族仍保有三菱各公司47.8%的股份。

    朝鮮戰爭爆發后,美國放松了對日本的經濟管制,財閥集團借勢重新崛起。“三菱商事株式會社”也于1954年獲得新生。但是,日本的《反壟斷法》規定,不允許某一股東持有公司50%以上的控股,家族股份比例不能超過5%,自此,家族控股、家族管理不復存在,三菱集團轉變為完全的股份制結構。

    但這不妨礙三菱集團業務的飛速發展。重新集合的“三菱”旗幟下的品牌有日本郵船、三菱重工、三菱商事、三菱綜合材料、東京三菱銀行、三菱地所等28家公司。1969年,三菱旗下10個公司的銷售額差不多等于日本國家一年的預算。1970年,三菱集團44個公司的總資產占日本全部企業總資產的1/10.目前,巖崎家族的后代已經不再擔任三菱集團的董事長,這一職位都是聘請職業經理人擔當。而且,巖崎家族坦承,經過研究發現,其家族中接近600個子孫里,沒有一個夠資格來領導三菱。

    這或許是三菱集團能存活140多年的重要原因。

 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使用協議 | 法律咨詢 | 聯系方式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12004339
Powered by DESTOON
 
亚洲日本国产综合高清